加载中 ...
首页 > 创投 > 创投要闻 > 正文

云计算中生代明争暗斗

2019-08-13 10:33:03 来源:北京商报 阅读量:1.26万

身处烧钱赛道,又遭巨头环伺,独立云计算厂商怎样才能又拿到钱又能提升品牌知名度?登陆资本市场是一个选择。近日,UCloud因财报过期被中止上市审核,紧随其后的青云QingCloud开始接受上市辅导。UCloud和青云QingCloud对闯关资本市场争前恐后。

这两家独立云计算厂商都在2012年成立,都主打“中立”卖点,也都未能在2019年进入中国云计算前六名。不同的是UCloud已拿到E轮融资,青云QingCloud官宣的融资只到D轮,UCloud最初从游戏切入公有云,青云QingCloud早期的客户更宽泛。

数字经济的大势,给UCloud和青云QingCloud提供了足够大的市场空间。行业从公有云向私有云、混合云延展,UCloud和青云QingCloud也有机会差异化竞争。不过来自营收和巨头的压力让UCloud和青云QingCloud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。

云计算中生代明争暗斗

闯关资本市场

稳拿“云计算第一股”的UCloud,近日忽然被中止上市审核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UCloud的审核状态依旧是“中止”。根据上交所通知,80家科创板在审企业的财务报表已超过规定的有效期,状态变更为中止。企业需在3个月的规定时限内更新财务资料。上交所经审核确认后,将恢复企业的发行上市审核。

对此,UCloud公关部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UCloud的财报正在更新中。但未予透露新财报的具体发布时间。

UCloud闯关资本市场的同时,青云QingCloud也在悄悄靠拢科创板。

7月,青云QingCloud市场副总裁刘靓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青云QingCloud正在积极申请科创板上市。在她看来,“科创板对青云QingCloud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登陆科创板将给青云QingCloud未来的发展注入更大的动力”。

在UCloud中止上市审核的第二天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显示,青云QingCloud已与中金公司签署辅导协议。

阿里云、腾讯云、百度云本就处于上市公司体系下,A股也有多家云计算概念的上市公司,但是目前尚没有独立云计算企业登陆资本市场。

天眼查信息显示,UCloud和青云QingCloud都于2012年成立,截至目前,UCloud已完成6轮融资,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6月的E轮融资,投资方是中国移动,具体金额未知。青云QingCloud最近一次公开宣布的融资,是2017年6月完成的10.8亿元D轮融资。

与一般互联网企业不同,云计算是重资产模式。因为模式的特殊性,独立云计算厂商的资本渴望更甚。而UCloud已经有一年未拿到融资,青云QingCloud则有两年时间处在融资空窗期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认为,“当前中小云计算厂商更急需借助资本的力量迅速扩大规模,提高市场份额,另外不少中小云厂商已经完成多轮融资,投资方有退出需求,这也是它们急于在科创板上市的因素之一”。

巨头环伺

独立云计算厂商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巨头。

根据UCloud招股书中援引的IDC报告,2018年上半年,UCloud在中国公有云IaaS(基础设施即服务)市场中占比4.8%,位列阿里云、腾讯云、中国电信、亚马逊AWS、金山云之后,排名第六,市场份额也比上年同期少了0.7个百分点。

在2019一季度的IDC报告中,UCloud和青云QingCloud未列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前七名中,行业前七占据了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的80.6%。在2019年一季度中国公有云IaaS PaaS(平台即服务)市场份额中,公开的前六名中也没有UCloud和青云QingCloud的名字。

UCloud的营收增速也跟不上巨头的速度,2016-2018年,UCloud的营收分别为5.2亿元、8.4亿元、11.9亿元,按此计算,UCloud 2017年、2018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61.5%、41.7%。阿里云在2017年、2018年的营收增速则分别为121%、101%。

巨头的压制,刘靓也深有体会,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早期,青云QingCloud公有云增长比较快,到了2015-2016年左右,公有云增长比较稳定,巨头们重注公有云市场。客观原因导致青云QingCloud没有办法全线跟这些巨头硬碰硬地竞争,青云QingCloud选择让出长尾市场的正面竞争,更专注在产品和技术上”。

UCloud的财务数据直接展示了巨头带来的压力。2016-2017年互动娱乐为UCloud的营收支柱行业,营收占比在2016年高达48.6%。不过在腾讯云从游戏切入市场后,UCloud互动娱乐的营收占比从48.6%一路跌至2018年的28.16%。

对于独立云计算企业而言,最大的利好是中国公有云市场远未饱和。按照IDC 2019年一季度报告,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(IaaS PaaS SaaS)24.6亿美元,同比增长67.9%。其中,IaaS市场增速同比增长74.1%,PaaS市场增速为101.9%。

“正因为市场巨大且保持较高增速,云计算行业还未到巨头需要通过投资并购来抢占市场份额的阶段,独立云计算厂商还有圈地的时间,”刘杰豪进一步说,“私有云领域进入门槛相对较低,用户的需求呈现出差异化特征,中短期较难出现类似公有云IaaS领域的寡头厂商,这是独立云计算厂商的机会。”

夹缝求生

如何与巨头做产品和战略差异化?UCloud和青云QingCloud都想在“中立”上做文章。所谓中立,就是云计算厂商不做业务,不会占用数据。“一些与巨头有股权关系的企业会选择UCloud,这些公司希望数据能掌握在自己手里”, UCloud联合创始人兼COO华琨表示。

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,企业还会选择两个或多个云计算平台。

在刘靓看来,“混合云和多云一定会成为趋势。青云QingCloud有很多公有云客户也表达出‘即便自己的业务只部署在公有云上,也希望是多云的,而不是只锁定在一家云平台上’,还有很多极端的客户因为害怕被厂商锁定,只用最基础的IaaS层,不用PaaS层的组件。因为如果企业部署了云厂商的PaaS之后,其业务和云平台的耦合性会更高。但很多企业就有这样的担忧,不想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”。

UCloud也有以中立为卖点的产品,数据可信流通平台安全屋即是代表。安全屋可以为企业提供一整套基于云端的安全技术、计算技术和流通规则,确保数据所有者对数据的绝对控制权,数据需求方仅可获得计算分析后的结果,无法接触原始数据,确保在数据所有权不变的情况下,实现数据的安全共享,规避了数据的二次交易、数据泄露等风险。

青云QingCloud则将主要精力集中在企业级市场,也就是刘靓此前所言“让出长尾市场”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“云计算所谓的‘长尾市场’即个人级用户,个人开发者也有大量的云需求,比如建站。个人消费者的需求如网盘等。巨头们的客户从数量上看,也是个人级用户更多,比如阿里云的万网,就有很多是个人站长和开发者。个人级市场客单价低,服务难度大,因为这个原因,独立云计算厂商的重点集中在企业级市场”。

具体而言,企业级市场的细分领域、传统企业等是UCloud、青云QingCloud的渗透重点,这些领域也被巨头们纳入扩张计划中。

为了应对竞争,独立云计算厂商的产品线拉得越来越长。青云QingCloud从最初的IaaS服务提供商发展到云平台,从数据中心延伸到边、端,构成云网边端一体化的广义云大平台,UCloud也推出了自己的物联网等平台。

转向平台厂商的独立云计算企业优势几何,这个问题或许没有标准答案,但这可能是它们不多的选择。

在谈及青云QingCloud产品线太长可能会面临很多阻击时,刘靓直言,“云计算厂商要么做平台,要么做细分市场。青云QingCloud相信企业对IT的诉求要极其敏捷,除了大平台能帮它们搞定之外,别无他选。所以,如果青云不做平台,未来最好的出路就是被巨头收购,成为平台的一部分。另一条路,就是我们自己做平台,做全产品体系”。

“金融知识”的新闻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

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kf&jinrongzhishi.com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

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