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 ...
首页 > 股票 > 必读 > 正文

注册制时代,VC/PE难赚快钱

2019-08-13 10:39:06 来源:国际金融报 阅读量:1.84万

注册制时代,VC/PE难赚快钱

高洪庆: 在注册制时代,一二级价差压缩,Pre-IPO套利不再“玩得转”,VC/PE赚钱需要真正回归价值投资本质。投资机构需要更加专业,足够有勇气,瞄准前瞻性的行业。

对于VC/PE而言,十年前的钱好赚,还是现在的钱好赚?

“蛮荒时代已成过去,投机赚快钱很难了,VC/PE赚钱更为一门‘技术活’。最直接的一点,‘MBA投资’的时代已经过去,理工男投资的春天来了。”联创永宣CEO高洪庆近日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专访时感慨道,“在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下,一二级市场价差缩小,‘唯IPO至上’的思维逻辑有望改变,产业并购等退出渠道有望兴起。此外,在科创板和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利好下,上海创投活力有望进一步激发。”

理工男投资春天到来

艳阳高照,蝉鸣夏日,上海已入三伏天。上海兴国宾馆也氤氲着暑气,这里坐落着一家上海老牌私募基金——联创永宣,它见证着行业与时代的变迁。

2008年,高洪庆由一位创业者转为投资人。2018年4月,高洪庆正式出任联创永宣CEO、管理合伙人。这十来年,创投圈发生了太多变化。“蛮荒时代已经过去了,相比十年前,现在VC/PE赚钱更难了。”高洪庆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。

十年前,伴随着创业板开闸,Pre-IPO套利玩法“吸金”不少,一时间“全民PE”兴起。尤其是在2013年至2016年,在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政策鼓励下,移动互联网的驱动下,再加上相对宽松的金融环境,创投被视为一门“捡钱”的生意,VC/PE“蜂拥而起”。创投故事满天飞,投资赛道变得拥挤,估值水涨船高,行业泡沫滋生膨胀。

十年后,“募资难、投资难、退出难”三座大山压在创投基金身上,GP们直言压力山大。首先,受资管新规影响,银行“钱源”关闸,创投圈在“钱荒”中瑟瑟发抖。其次,2013年设立的基金陆续到期,IPO被堵或破发,退出“堰塞湖”形成。而投资也更难,投资项目时因估值太高难以接受,或因囊中羞涩只能当回“看客”。

“含泪敲钟成为常态,这主要归咎于一级市场泡沫太大。行业鱼龙混杂,很多机构甚至都不做行业研究,进行跟风投资,项目估值被炒得很高。”高洪庆指出,“2019年下半年,募资难困境还会持续。行业马太效应明显,洗牌加速,这有利于行业挤出泡沫,回归冷静。”

在他看来,投资是认知的变现,人脉的折现。这是一件专业的事情,不是谁都可以做的。尤其是在科创板注册制时代,一二级价差压缩,Pre-IPO套利不再“玩得转”,VC/PE赚钱需要真正回归价值投资本质。投资机构需要更加专业,足够有勇气,瞄准前瞻性的行业。这也意味着创投行业门槛将越来越高,套利投机越来越难。

高洪庆信奉能力圈理论: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能力圈,并且要守住这个能力圈。“科创板有很强的财富效应,鼓励人才去做技术研究,有望改变‘造原子弹的不如做PPT的’状况,‘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’的时代又来了。‘MBA投资’时代已经过去了,理工男投资的春天来临。联创永宣现在偏好招聘有产业背景的理工男,分组深耕人工智能、芯片半导体、5G、医疗健康等领域。”

他向记者分析,从“募投管退”四个环节来看,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对创投机构有重大影响:在募资方面,科创板为一级市场资本新增退出渠道,实现资金回流并正向循环,有利于缓解当下“钱荒”困境。

在投资端,科创板将带动高新技术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,但同时也缩短了项目投资周期,加剧获取资产端资源竞争态势。这要求创投机构除了要有获取资源的能力,还要有价值判断能力。另外,“耐心”对于资本显得尤为重要,因此创投机构应向美元基金价值投资逻辑学习,适应注册制,以培育千亿市值的公司。

“投得好,也要管得好。‘判死刑’的项目,‘救回来’也可以赚钱。”高洪庆认为,在管理端,控股型投资和赋能式管理将成为主流。

在退出端,如果注册制真正实行下去,科创板上市企业将在市场“无形的手”中回归理性,这意味着背后的创投机构回报收益的风险加大,亏钱的可能性也很大。VC/PE机构可以根据自身基金期限选择最佳退出时间节点,高科技有更高的溢价,长期价值投资有望获取最大收益。

“唯IPO至上”将改变

科创板时代,回报收益将呈现分化趋势,创投机构如何实现回报率最大化?高洪庆强调,最初的投资是关键,投后管理不容忽视,作为“临门一脚”的退出同样重要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注册制下,唯“IPO至上”的退出思维或改变,重组并购等退出方式有望兴起。

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退出途径主要有IPO、并购、股权转让等,在审批制下,一二级市场存在差价套利空间,以及并购重组受政策限制等因素影响,中国创投基金尤为推崇IPO退出方式。高洪庆向记者透露:“在整个退出渠道中,IPO占比59%,远远高于美国的5.6%。这是有违客观规律的。”

而当下A股上市趋严,港股70%高破发率,IPO并不是最佳的退出方式。另外,如果注册制真正推行的话,一二级价差缩小,IPO退出也未必能获得满意的回报收益。受此影响,并购等其他退出方式有望兴起。

不过,目前并购重组审核甚严,今年以来,并购重组被否率明显上升。截至8月1日,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在今年共审核60家企业的并购提案,审核通过49家,11家企业被否,否决率达18.33%。根据Wind数据,上一年同期(2018年1月1日-8月1日),并购重组委共审核重组69家企业,有7家重组被否,否决率为10.14%。而2018年全年这一数字为12.14%。

“现在科创板正在试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制,期待后期并购重组进行相应政策调整,能否也实行注册制。”高洪庆表示,联创永宣看好并将布局产业并购基金。

上海创投活力再激发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统计发现,在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中,有12家注册地在长三角,占比达48%。其中上海有5家,江苏4家,浙江3家。

“相比之下,上海的创投行业不及北京、深圳、杭州火热,与国际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的定位尚不匹配。”高洪庆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作为上海本地的私募股权机构,联创永宣期待上海创投的活力进一步激发。

在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下,以及科创板利好下,上海有望上升到新的台阶,这无疑会促进上海创投发展,不管是吸引科技创新项目,还是创投人才,上海的创业和投资氛围会越来越好。

7月30日,上海发布创投新政,从统筹协调、财政投入、服务模式、市场化运作机制、多层次金融体系联动、人才引进与培养等方面,全方位支持创业投资基金发展。

在高洪庆看来,该新政对释放国有资产力量产生最大利好:一是通过股权激励可以吸引创投人才;二是容错机制,鼓励并发挥国有资产作用。以前要求国有资产保本,否则就是国有资产流失。新政有利于盘活上海大存量的国有资产,有望发挥国有资产在产业并购、产业投资等方面的带头作用。

高洪庆提出两个建议:一是建议新政细则尽快出台;二是新政不是撒胡椒粉,应向真正优秀的机构集中。要激活上海创投的活力,应进一步发挥国有资产在创投领域的作用。

“金融知识”的新闻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

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kf&jinrongzhishi.com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

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