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 ...
首页 > 理财 > 保险理财 > 正文

保险巨头紧盯互联网寿险!国寿VS平安,谁摘“首牌”?

2019-09-20 09:23:28 来源:和讯网 阅读量:1.04万

当平安互联网寿险筹备进行得如火如荼时,国寿也挤入摘牌行列。看来,首家互联网寿险公司真得越来越近了。这次是国寿“老大”不止要“玩”互联网寿险公司,还要“玩”专业健康险公司。寿险“大哥”与“二弟”,谁会摘得“首牌",拭目以待。

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中国人寿拟筹建一家互联网寿险公司,同时还准备筹建一家专业健康险公司。两家新公司都是由上市的国寿股份牵头筹建,而非国寿集团,主导人便是中国人寿副总裁詹忠。

保险巨头紧盯互联网寿险!国寿VS平安,谁摘“首牌”?

詹 忠

詹忠,营销老兵,拥有丰富的个险经验。2017年8月起担任国寿股份营销总监。

2015年7月至2017年8月,担任国寿股份监事;2014年7月至2017年8月,担任国寿个险销售部总经理(省分公司总经理级);2013年至2014年,担任公司青海省分公司副总经理(主持工作)、总经理;2009年至2013年期间,担任公司个险销售部副总经理(主持工作)、总经理;2005年至2009年期间,担任公司广东省分公司个险销售部总经理、广东省分公司总经理助理;1996年至2005年期间,先后担任中保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成都高新支公司营销部主任,成都分公司营销部经理助理、经理,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成都分公司副总经理。

此次,互联网寿险公司的拟筹建,不由得让人想到了国寿集团旗下另一家有点尴尬的公司——国寿电商。

成立于2013年的国寿电商,是国寿集团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战略性布局,意在构造一站式综合金融保险服务。但这家主打互联网销售的公司,虽然寄托了国寿互联网的期待,具体工作成果,却鲜为人知。

据了解,国寿电商和国寿股份、国寿财险、国寿养老、国寿资管等为平级,数据一直难以实现共享。此次由国寿股份直接筹建互联网寿险公司,是否可以避开不必要的“坑”?

紧急“赶车”却“误车”

2018年两会期间,国寿集团前董事长杨明生表示,已经体会到移动智能时代正倒逼保险体制改革和业务创新的情况,担忧溢于言表。

他曾透露:我们和百度建立了百亿基金,目前正在进行开发,此后还要和百度加强合作,争取在科技金融方面有一个新的发展。在‘互联网+’上,我们已经感受到新的业态;但如今最急迫的是老的业态怎么办,怎么依靠‘+互联网’改变传统业态。

以前的国寿都期望靠与大型互联网公司合作搭上科技的直通车。而为了使保险拥抱互联网科技,国寿也做过这些努力:

2016年,中国人寿与滴滴出行签署协议,将出资超6亿美元战略投资滴滴出行,其中包括3亿美元股权投资及20亿元人民币的长期债权投资。双方围绕“互联网+金融”展开全方位合作。此次交易由国寿投控牵头完成。

2017年,中国人寿与百度联合成立百度基金合伙企业,中国人寿出资56亿元,百度出资14亿元。该基金企业将主要对互联网领域,包括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人工智慧、互联网金融、消费升级、互联网+等领域的中后期私募股权项目进行股权或准股权投资。

2018年,中国人寿与苏宁易购进行会谈,双方指出,合作可以通过整合优势和跨界资源,更好地适应发展的时代趋势;与京东就电商及互联网金融等进行战略合作。

但这些带来的效果似乎都不如预期,实际应用发展不温不火,成效似乎并不显著。

另辟蹊径,自己干

为了更加接近成为综合性金融机构,打造科技型国寿的目标,国寿在董事长王滨的带领下,誓言“重振国寿”,并于2019年上半年推出新时期的“鼎新工程”。

所谓“鼎新工程”,是指革故鼎新,包含一个目标,两个重点,两个驱动和两个支撑。一个目标,是坚持价值导向、市场导向、效率导向和问题导向,以“强总部、精省城、优地市、活基层”的定位,构建经营型战斗型组织体系;两个重点,即以客户和生产单元为中心,以构建一体多元的发展布局,建立市场化专业化投资管理体系为重点;两个驱动,是指市场化机制驱动和科技驱动,建立市场化激励约束和人才发展机制、优化科技发展模式;两个支撑,是指集约智能运营体系和精准财务资源配置体系。

中国人寿总裁苏恒轩透露:中国人寿计划用2~3的时间逐步推行到位。2019年下半年,重点开展总部及分支机构的组织架构优化和人员调整。成立互联网寿险公司或许也是国寿变革风暴其中的一个浪潮。但区别是,不再将大希望寄于大型互联网公司,而是甩开膀子自己干!

除此之外,国寿不停入股新型科技公司,如加码万达信息股份,或许也说明了国寿此次“自己干”的决心。

平安筹备已如火如荼?

事实上,萌生成立互联网寿险公司念头由来已久,各路社会资本,以及保险行业内都曾经大开脑洞。

曾听说,众安在线的原意本就是一家寿险公司。2011年前后,中国平安(601318)掌门人就拟与一些业内大佬一起合作成立一家互联网寿险公司,但由于在当时理念太过超前,没获得监管批准,之后就转向了互联网财险牌照。

这件事从侧面也透露了,中国平安对于互联网寿险公司从未放弃念头。

和国寿类似,平安的互联网寿险公司也暂挂平安寿险旗下。三位核心高管为集团内部选拔而来,分别是平安人寿副董事长毛伟标、原平安产险副总经理王国平、平安人寿总经理助理秦旭辉。

市场传出,平安为了筹备互联网寿险公司,已不断招兵买马,储备人才:全球招聘高管、面向市场招聘城市教练团队、风险管理团队、智能培训团队、线上队伍管理和运营团队、产品规划和推动团队、自媒体开发团队、品牌队伍……

虽然两大保险巨头皆将矛头指向互联网寿险,但互联网化的公司,真的出路吗?如果建成了,国寿、平安这两家“老对头”,谁会更胜一筹呢?

揭开互联网险企现状

虽然互联网时代催生下的消费者,兼具互联网特性,但筹建互联网寿险真得是出路吗?

先来看看保险市场上4家互联网财险公司的现状:目前,中国保险市场上共有众安在线、泰康在线、安心财险、易安财险四家持牌互联网财险公司。且作为第一家互联网财险公司的众安,虽然在2017年完成港股上市,市值一度冲击千亿。但从盈利现状看,却不尽如人意。

2017年上市首年,亏损近10亿元;2018年,在百亿保费下,却出现18亿元的亏损。

2019年上半年,在资本市场向好与政策利好的多重助力下,众安保险才实现上市以来的首次盈利,0.95亿元。

这是第一家互联网财险公司的现状。除此之外,易安财险、安心财险、泰康在线的生存也不是很好。

数据显示:2018年易安财险、安心财险、泰康在线分别亏损1.99亿元、4.95亿元、3.6亿元。赔付支出方面,分别支出8亿元、3.4亿元、8.8亿元。

保险巨头紧盯互联网寿险!国寿VS平安,谁摘“首牌”?

2019年上半年,众安在线、泰康在线、安心财险、易安财险4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合计保费收入92.08亿元,同比增速回调至17.85%,较2018年下降63.60个百分点;占整体互联网财险业务的24.13%,比2018年降低0.03个百分点,市场份额基本保持不变。

虽然保费增加,但依旧掩盖不了亏损与赔付增加的现状。曾经认为去人力化减少获客成本的互联网险企,渠道费用过高也有了不少讽刺意味。

互联网寿险公司落地,能改变这一现状吗?目前还不得而知。

“金融知识”的新闻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

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kf&jinrongzhishi.com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

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